涉税法律业务的常见类型与识别方法

  导读

  伴随着国家市场管理的专业化和系统化水平的提升,企业(主)在投资经营决策、处理各类纠纷过程中所需平衡的因素越来越多,在购买法律服务时越来越倾向选择能够站在多专业维度、统筹设计解决方案的律师,其中财税专业知识在法律服务中的运用越来越广泛,文中暂且以“涉税法律业务”来统称。

  但在法律服务过程中恰当运用财税专业技能确非易事,除了知识背景的差异外,更为重要的是经验壁垒。笔者尝试结合在税务师事务所及律师事务所的工作经验,围绕财税专业知识在法律服务中的运用这一话题谈一谈个人见解。

  01、涉税专业服务需求简析

  笔者从外部环境、当前需求和市场供应3个维度来对企业的涉税专业服务需求进行一个简要分析,以帮助各位律师朋友建立起对涉税专业服务市场的一个初步认识。

  (一)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税务挑战

  财税在企业经营决策中所占比重的上升与税收征管环境的变化密切相关。这一环境变化的影响大抵可总结为以下几点:

  1.政策调整加速要求响应准确及时

  (1)国内经济环境复杂背景下,“税”作为一种经济宏观调控手段被更加频繁的使用,由此导致税收政策变化频发,政策加速变化对企业响应及时性和准确性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以2019年增值税税率变化对企业定价政策的影响来举例:

  2.征管能力增强扩大风险敞口

  税务机关的税收征管能力在近年来有了明显的增强,除了强化人才队伍建设、促进国际征管交流等因素外,企业感觉最为直接明显的主要是2点:

  (1)不断提升信息技术的使用比重在提高征管效率的同时,也显著压缩了人为暗箱操作的空间;

  (2)各类数据共享的推进明显增强了税务机关的风险预警和识别能力,包括①国地税合并、②关联部门(银行、工商)间数据共享、③跨境数据交换等。

  关于这一点,举个大家较为熟悉的例子即可明白:

  3.商业创新频出呼唤管理优化

  在经济下行压力大增的当下,很多企业都在积极实施重大调整动作,创新图存、创新图强,大抵包括:(1)压缩“问题”与“瘦狗”业务,转移拓展新业务领域、(2)尝试新商业模式、(3)开展技术(管理)升级。举例如下:

  (二)企业常见的涉税服务需求

  企业在日常经营活动过程中的涉税事项主要包括2种:

  1.依法应当履行的会计核算与纳税申报义务,突出的表现在一些常规的程序性事项方面;

  2.在日常经营活动,尤其是重大经营决策过程中,基于商业或税收利益考量而特别处理的事项。

  由前述两类涉税事项衍生出的涉税专业服务需求可大致总结概括为以下4类:

  1.代理申报业务

  典型的诸如工商注销代办(清税)、代理申报(个人)所得税、海关报关等。此类服务并不能给企业产生直接经济效益,本质上是代企业完成法定(或征管惯例所致)的程序性事项。

  2.涉税鉴证业务

  此类业务突出体现在“报告”上,典型的包括所得税汇算清缴报告、土地增值税清算报告、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报告、资产损失专项鉴证报告、高新技术企业及其他项目申报中所需的专项鉴证报告等。

  此类业务的存在基础,实际上是税务机关平衡自身执法风险的内在需求外溢而产生的,如不考虑其中的筹划因素,本身并不能给企业创造直接经济效益。

  3.常规咨询业务

  这里的“常规”与业务简单、复杂无关,而是指通常与企业主营业务的日常管理密切相关,通常是在企业既有的商业架构、业务安排和基本制度基础上开展工作,对企业来说“常规”。典型的包括常规税务咨询、财务咨询、财税专业培训、狭义上的税务筹划、境外税收政策调查、内部控制咨询服务等,甚至包括部分税务稽查应对、税务听证服务。

  4.复合咨询业务

  这里的“复合”是指专业复合,即妥善处理相关事项需要统筹考虑多种因素,具有可执行性的解决方案产生自多专业维度的利益平衡,财税只是其中的因素之一,甚至不是主要因素。这里的“咨询”是广义上的咨询服务,包括律师擅长的诉讼业务。

  典型的除了涉税刑事法律服务外,还包括几乎所有的投资并购、股权架构设计、交易架构设计、重大税务争端解决服务,以及相当部分的商事纠纷解决服务。

  (三)市场当前的供应情况

  目前国内涉税专业服务机构大抵包括会计师事务所、税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及财税咨询公司4类。其中会计师事务所和税务师事务所具有明显的专业特征,且在其所固有业务领域形成了明显的头部效应。四类机构的业务类型大抵可由下表概括:

机构类型 典型业务 会计师事务所 审计业务引流,发展财税咨询业务 税务师事务所 涉税鉴证业务引流,发展税务筹划业务 律师事务所 多以传统诉讼业务立足,辐射涉税争端解决业务 财税咨询公司 程序性代理业务引流,发展专项咨询与培训服务


  这4类机构彼此间各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同时也在积极开展横向渗透,业务重叠的情况越来越多,其中以中小税务师事务所面临的挑战最大。这4类机构构成了涉税专业服务的主要供应方。

  目前,以江苏地区为例,这一供应能力与企业需求之间仍然是存在脱节情况的,可以前文分析的服务需求为索引将这一供需矛盾做个简单总结:

  02、涉税法律业务的典型类型

  笔者是基于以下几点认识来理解和界定“涉税法律业务”的:

  1.业务(产品)必须首先坚持“问题导向”。所谓的“涉税”是指财税专业知识、技能在帮助客户解决问题时可以发挥明显积极作用,绝不是业务指向的“问题”本身是税务问题。

  2.法学(律)知识和技能是开展涉税法律业务的基础。从法律、会计、税务三大专业在实际业务场景中的运用看,法律是基础关系、会计是量化记录、税务是处理结果,且只是结果之一。

  3.“税”的意义主要在2点:(1)是在竞争关系中确立差异化特征的手段;(2)是在客户关系中体现服务价值的支点。

  4.各专业之间是整合不是相加,能否系统化是关键。

  (一)业务类型

  基于上述对“涉税法律业务”的理解,笔者认为较为典型的涉税法律业务涉及如下几种:

  1.诉讼类

  除了涉税行政诉讼和涉税刑事诉讼外,在公司法和合同法相关诉讼案件中也存在较大运用财税专业知识的空间。其中以公司法最为明显,在类似股东权利纠纷(尤其是股东知情权纠纷、公司盈余分配权纠纷、公司损害股东权利纠纷)、出资不足违约纠纷、滥用股东权利纠纷、董监高损害公司利益纠纷、利用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纠纷、清算纠纷等公司法诉讼案件中,有效运用财税专业知识往往能够对证据发现与取得产生明显积极影响。

  2.非诉类

  非诉方向的涉税法律业务类型就更多,且有着明显的“定制化”特点,可通过下表概括:

业务领域 例证(实际宣传名称各异) 涉税管理咨询 公司股权架构设计服务(股份制改造、股权激励类似)
集团公司关联交易设计服务
对外投资咨询服务
科创板前期辅导咨询服务(其他资本市场业务类似)
并购重组咨询服务 税务规划 税收优惠政策适用指导专项服务
集团公司综合税负管理服务
房地产行业土地增值税税务规划服务
家族财富传承与高净值个人资产规划服务
企业破产税务规划服务 风险管理 出口退税流程风险管理
研发费用综合税务风险管理
税务稽查(模拟)应对专项咨询服务


  (二)业务推广的两种思路

  律师在推广涉税法律业务时,通常有两种思路:

  1.【做增值】即在传统法律服务基础上,糅合(不是简单增加)财税服务。下面举一例说明:

  2.【做定制】针对客户特定问题,定制服务。包括针对某一客户现阶段的整体经营情况,提供一揽子的定制服务方案;也包括针对客户某一具体问题,在既有产品基本方案基础上,调整推出定制专项服务。

  03、业务识别的一般办法

  在接触客户,挖掘、识别涉税法律业务机会时一定要结合客户具体的业务场景,切忌掉入产品陷阱,一味的站在产品优点及律师个人专业能力角度“强推”业务。

  (一)从客户业务场景出发

  从客户实际业务场景出发才能发现客户真实需求,继而准确定位律师(所)服务能力与客户需求间的契合点。客户服务经验丰富专业人士已经将客户业务场景内化到职业思维中,相当一部分可以在无意识的情况完成这一工作。对于客户服务经验不甚丰富的朋友,可以尝试从如下两个层面作分析:

  1.客户主营业务或讨论焦点业务的内部经营管理流程;

  2.客户在所属行业产业链中的功能定位及议价能力。

  在开展前述两个层次的研究工作时,应努力同时立足法律和财税2个专业视角进行分析,力求形成不同专业维度的分析结论。

  (二)业务识别的一般逻辑

  在对客户典型业务场景具备基本分析能力的基础上,识别涉税法律业务机会可结合两个角度的“对向分析”来形成结论。

  1.站在客户角度看业务

  按上图所示逻辑分析完成后可形成如下初步结论:

  (1)高频且影响重大的业务场景是产生常态业务机会的空间;

  (2)非高频且影响重大的业务场景是产生专项业务机会的空间;

  (3)高频但影响水平低的业务场景短期内一般较难产生业务机会,在条件允许情况下,保持关注即可。

  2.站在律师角度看业务

  需要提示的是,自该角度出发进行的业务机会分析应该在上文所述分析工作完成后进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原创文章,本站其他文章来源于网络。